石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建芬炮轰春晚是霸王条约《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39:39 阅读: 来源:石墨厂家

娱乐圈维权是老生常谈。

今天关注的两件事一个是歌曲创作者为作品争取应有的版权与报酬,一个触及到演员生命的安全。

作品有版权,版权制度规范了,创作才会更加繁荣。

生命无贵贱,都同等珍贵,希望影视剧制作方防患于未然,在避免事故上下功夫,为演职人员买保险也不要只顾着大腕。

称为春晚写歌,版权归属影响创作者积极性

透露向广电平台收取音乐版权费有望在年内实现

歌星走穴唱几首歌就能赚到几十万,但创作歌曲的作者却赚不到多少钱,内地音乐版权费问题近来屡被提及。

[page_break]

20日下午在深圳举行的专题研讨会上,谷建芬直言中国流行音乐存在许多问题,其中,音乐版权是谷建芬最为关注的话题,谷建芬透露,向广播电视平台收取音乐版权费有望在年内实现,而这将大大改变长期以来强势媒体对音乐作者的“压榨”。

央视春晚很霸道

谷建芬今年曾在多个场合炮轰社会不重视音乐版权,已成为限制中国流行音乐健康发展的最大症结。

20日谷建芬向记者透露,她在两会上的提案得到了温家宝总理的认可,政府派专门的考察团前往日本等地考察,总理批复国内的音乐版权收费标准要参考国际标准来执行,而这个国际标准远高于广播电视之前和音乐人协调的每分钟3角钱。

谷建芬表示,内地广播电视对音乐人版权的不重视直接影响了音乐人的创作积极性。“前两天央视俄语频道开播,要一个洋气的音乐,就来问我,我说那就先签协议吧。但他们迟迟没签,到现在用了我的音乐,还没拿协议过来。”谷建芬说,央视的春晚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霸王条约,“他们要求只要上春晚,歌的所有权益都要归他们,以后发DVD,让第三方演绎,所有的版权收益都归了春晚,和词曲作者完全没有关系了。我这两年坚持不从,他们才给了我一首歌2000元,但也只有我一个人拿了钱。”

版权意识的淡薄,让音乐人步履维艰。谷建芬告诉记者,自己年前推出的一张儿歌专辑,每卖一张专辑一首歌只有版税2角8,就算卖1万张,也只能拿到2800元。

“这是本末倒置。”谷建芬感叹,“写歌的什么钱也赚不到,唱歌的走个穴就三五十万,音乐不值钱啊!”长此以往,就算金钟奖、青歌赛能培养出再多的优秀歌手,中国流行乐坛也还会是死水一潭。

[page_break]

音乐教学方法大不同

除了版权问题外,音乐人的培养和培训问题,也是20日研讨会的焦点话题。

今年参加金钟奖的选手中,绝大多数都来自四川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等设有通俗音乐专业的院校。然而这些专业出身的流行歌手身上却存在着千人一面、与当下潮流脱节等诸多问题,这都是教育导向的结果。因此不少音乐人呼吁应该建立完善精准的流行音乐教学体系。

谷建芬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收徒”,苏红、毛阿敏、那英等大牌巨星都是她的高徒。这种不同于“教学”的另类模式如何能诞生一批精英?谷建芬解密说,两种方式存在诸多不同,“那时我是花了钱在培养她们,15元一小时让她们听金铁林上课,每个月还有七八十元的生活费”。加上谷建芬只教唱歌不约束生活和个性发展,几位大牌巨星得以完整地保留了属于自己的个性魅力。

[page_break]

人物简介

谷建芬(1935-)当代著名女作曲家。上世纪50年代毕业后一直担任当时的中央歌舞团(现中国歌舞团)的创作员至今,创作作品近千首。主要代表作有《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那就是我》、《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烛光里的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歌声与微笑》等。

除了创作,上世纪80年代,谷建芬创办了“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毛阿敏、那英、孙楠等都是出自她的门下。

如今已是中国音乐著作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的谷建芬,正致力于大众音乐文化的市场建设,并且为中国词曲作家的著作权保护作出了大量的努力。

我的太阳穴有些凹陷自体脂肪填充好不好

怎么才能变成双眼皮

自体软骨垫鼻基底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可以恢复

相关阅读